带你到新疆去

两年前,我们就计划要去新疆看一看,没有去成是因为当时小孩还小。后来我跟小雪都喜欢来自新疆的一位说唱歌手叫艾热,他有一首歌这样唱:我要回新疆去,带你到新疆去。我们对新疆有好感,多半也是因为艾热。宁皓网的同学里,也有来自新疆的,有一位也叫艾热:)

新疆太远了,我们都不太了解它,但好像每个人又对这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一个映像。至少会想到很多关键词,天山,雪莲,乌鲁木齐,哈密瓜,葡萄干,吐鲁番,阿凡提。脑子里的画面可能是一片沙漠,加上一片葡萄园,维族大叔唱着歌,跳着舞。

我开始意识到新疆是个美丽的地方,是从一个德国小伙子那里听说的,他说我们家乡很美,但没有像新疆那种壮观的景像。我决定有机会也要去看看。随着新疆开始推广自己的旅游业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到这个地方,了解这个地方。

小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,我跟小雪商量一下,要出去走走,就去新疆吧。小雪其实有点担心,我其实也没什么谱,因为太远了。整天放着那首艾热的,“我要回新疆去,带你到新疆去”,小雪开始浏览了一些新疆的游记,可能也是看到新疆实在太美了,看着看着就把行程定下了。

旅程

我只知道她订好要去新疆这个地方,见到她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小圈,具体去哪里,我完全不知道。小雪说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小车团,就是几个人坐同一辆车,有司机,按规定路线走。还有一种就是租车自驾。我对自己的驾驶技术最自信的地方就是保证开的慢,10 年驾龄,最远长途开过两个半小时,从济南到德州。所以你能想到我的驾驶技术有多么地熊。

听小雪说还有一段路要不停地盘山,让我有点胆怯。不过想了想,如果跟陌生人同坐一辆车,一定有些不便的地方。小雪胆子小,还严重晕车,司机开的太猛,她要么吓死,要么晕死。所以就硬着头皮,选择自驾,也想尝试一点跟之前不一样的旅行方式。其实她对我的驾驶技术也没啥信心,跟我确定了好几次。

我们决定先坐火车,先到乌鲁木齐,然后在那里租一辆车。坐火车便宜些,坐飞机,来回一万块,坐火车的话两千就够了。 从山东济南出发到新疆乌鲁木齐,一路西行,正常的话需要 38 小时,不过我们遇到张掖地震(我在睡觉并不知道有地震),晚点 4 个半小时,用了 40 几个小时抵达乌鲁木齐,这也破了我们坐火车时间最长的记录,我想以后去哪里坐火车都不会再觉得时间长了。

走过新疆才知道什么叫大,直线不拐弯十几公里都挺正常,一路美景永远都拍不完。我们也只走了新疆北方的一小部分,南疆会有不一样的风景,要真正感受新疆的人文还要去南疆。北疆的风景美的不像话,除了没有海,在这里你几乎能看到想看的所有自然风光,湖泊,河流,小溪,森林,草原,雪山 …

火车单程 3521 公里,自驾里程 2900 公里,此次旅程约等于 1 万公里。整个旅程我没感觉一丝疲惫,这让我有点意外,或许是因为被一路的美景不断地刺激着,也是小雪安排得当,开几百公里就会安排一个中转休息的地方。她很怕我累着,在巴音布鲁克,有一小段路要徒步,她非得要背背包,结果回到住宿的地方的时候累吐了。

分享一个小状况供大伙嘲笑,开了两天的车我就感冒了,嗓子疼,听力下降。我出门还有个毛病,就是大号排泄系统会出问题,拉不出来。在喀纳斯的一大早,我用内力与意念勉强逼出两条,用力过猛导致痔疮复发。开车的时候,上面嗓子痒痒,一咳嗽,下面屁眼一使劲,就又会疼一下,这就是连锁反应得完美解释。

乌鲁木齐

9/15 – 9/17:济南 — 乌鲁木齐)乌鲁木齐跟济南大概有两小时时差,9 月份早上 8 点以后日出,晚上 8 点以后日落。这里白天 10 点上班,晚上 8 点下班。正常的话是中午 12 点到,因为火车晚点,所以是下午到的,先找了一间旅馆,放下行李。找了附近的一个餐馆,吃了一个椒麻鸡。乌鲁木齐的自来水像是放了冰糖。

乌伦古湖

9/18:乌鲁木齐火车站 — 乌伦古湖,自驾 645 公里)一早到租车的地方领了一辆他们那里最便宜的车,一辆白色的别克英郎,它已遍体鳞伤,因为是旅游旺季,租车行没来得急修理。我并没有太在乎,后来也证明任何车辆都可以自驾新疆,路保养的都非常好。整个行程,车子没有出什么大状况,有一个小状况,就是底盘右前方的一块护板脱落下来,被一位在那拉堤的细心的旅馆老板及时发现,他帮我们找来一段电线将脱落的护板缠住。大家以后租车,趴下检察一下车子底盘。

坐上车子,我说“出发”,“老婆,我们要去哪里?”,小雪:“去北屯”,我:“好来 ~ 出发!”,我们其实去的是一个湖边的度假村。小雪也不怎么了解那个湖,她只知道要在北屯休息一下,然后第二天再去另一个地方,所以她就找了北屯附近的一个渡假村。

快到的时候,已经要日落了(下午 8 点),我们从主道转向一个看起来有点凄凉的支道上,一路上坡,转过最后一个弯道下坡,被眼前的景像震到了,一片巨大的湖泊就像银色闪电,这就是乌伦古湖。湖旁边是个小村子,里面有一些毡房,还有一些两层高的房子。

喀纳斯

9/19 – 9/20:乌伦古湖 — 喀纳斯,自驾 270 公里)在乌伦古湖边住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,出发去喀纳斯,大部分是平地,快到喀纳斯有一段山路,山下是一大片草原,有小溪,牛马在吃草,有几处毡房。秋天,大部分的草原都已经变成黄色,不过这处草原仍然是绿的,非常地美。

下午 3 点左右抵达喀纳斯。私家车不能直接开到喀纳斯景区里面,一般会把车停在景区门口(贾登峪),这里有加油站。停下车要买票,然后坐喀纳斯的区间车进入景区,大约 50 分钟左右。

喀纳斯里面很大,区间车会把你从贾登峪拉到一个换乘中心,在这里可以继续免费坐他们的公交车到各个地方,可以到不同的观景的地方,住的地方。小雪在喀纳斯新村预定了一间小木屋。我觉得在这可以多住几天,然后徒步到不同的地方,会非常有意思,千万不要错过日出日落。

禾木

9/20 – 9/21:喀纳斯 — 禾木,自驾 67 公里)先从喀纳斯的换乘中心坐到贾登峪,然后开自己的车再到禾木。禾木是喀纳斯景区的一部分,不过也是有一段路程,几乎都是山路,走的是乡道,路上极美。

中转

(9/21 – 9/22:禾木 — 布尔津 — 精河县) 禾木到布尔津自驾 178 公里,布尔津到精河县 656 公里。

那拉提

9/23 – 9/24:精河县 — 那拉提,自驾 487 公里)那拉提是一片非常可爱的草原。

巴音布鲁克

9/24 – 9/25,那拉提 — 巴音布鲁克,自驾 85 公里)从那拉提到巴音布鲁克会走一段独库公路。巴音布鲁克是一个巨大的在天山脚下的高山草原,秋天草地大部分已经黄了,如果是夏天来到这里,看到的将是一片绿色海洋。

独库公路

9/25,巴音布鲁克 — 乌鲁木齐,自驾 509 公里)从巴音布鲁克走独库公路回到乌鲁木齐。独库公路指的是独子山到库车之间的一段公路,全长 561 公里,连接了南北疆。这条公路 83 年就已经建好了,耗时 10 年,牺牲 168 人。走这条路,心怀敬意,一是敬畏自然,二是感谢所有参与这条公路建设的人。路过乔尔玛烈士陵园的时候,大家下车鞠个躬,行个礼。如果说一辈子要自驾走一条公路,独库公路是第一选择。

会友

9/25 – 9/26,乌鲁木齐),小雪的一位好朋友在乌鲁木齐做生意,她们约好,当天回到乌鲁木齐的晚上一起吃了一顿饭,第二天我们又一起逛了逛大巴扎,在丝路有约吃了个下午饭。

她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,有一次开车出去跑业务,开到伊犁附近,走错了路,上了一座山,开始盘山往上走,走到半山腰往下一看,太美了,秋天,叶子有了颜色,一潭清水旁有几个毡房,被树包围着。她继续往山上开,遇到了一些徒步的人,快要开到山顶的时候,忽然下雪了,周围已经是冬天的景像,她开始有点害怕了,路有点难走了,打开了暖风,继续翻过了这座山,雪停了,也慢慢开始缓和了,秋天的景像又出现了。她至今也不知道那座山的名字。

回家

9/26 – 9/28,乌鲁木齐 — 济南)从乌鲁木齐坐火车回济南。

迁徙的人

每个迁徙过的人的背后都有个故事。

在新疆的一个小镇上,我们住在一间家庭旅馆,老板娘也不是本地人,是从湖南来的。当时老板饭娘来的时候自己带着两个女儿,她并没有说为什么要搬到这个镇上,能感觉到非常不容易,说着说着,她眼圈红了。最近她的一个女儿要出嫁了,她特地从乌鲁木齐买了一身旗袍。

在那拉提,国道旁边,有一个小村子,我们住在村民自己开的小旅馆,在自住房子旁边盖了十几间客房。有个小院子,一进门是自己家住的地方,小院子对面就是客房。旅馆应该是这家人的儿子经营的,妈妈也会帮忙。小伙子出生在新疆,但他的爷爷是重庆人。

乌伦古湖旁边的一个小村子,有一个餐馆是一家人开的,他们是贵阳人,零四年决定全家搬到这个湖边。我们是闻着糖醋鱼的味道找到的这家店,一家人都在一间简易房的厨房里忙着,客人在各自的毡房里用餐。这家人的女儿出来招呼我们,她从一间自用的用作仓库的毡房里拿出一本菜单,把我们带到另一间毡房。

后来又来了几位客人,她不太好意思地问我们能不能到刚才的仓库里用餐,我犹豫了一下,开了一天的车,也有点饿了,就同意了。这里比较有名的是冷水鱼,我们点了一个豆腐炖狗鱼,还有一个素菜,要了几碗米饭。客人比较多,所以等的时间挺长的。老板,老板娘,还有她们的女儿来来回回到这间仓库里取食材,酒水,打开水。这里的自来水像是放了冰糖一样。​

小羽被一只在水桶里的螃蟹吸引了,她又害怕,又好奇这只螃蟹是否还活着,时不时用脚踢踢水桶。“爸爸,爸爸,这只螃蟹还活着”。这时餐馆女儿进来了,她说这只螃蟹是昨晚逃出来的,其它的螃蟹都被吃掉了。她又指着桌上的一袋酸奶,“娃娃饿了吧,先喝一袋酸奶,还多得很。”

我们的饭菜都准备好以后,餐馆就没有那么忙了,老板娘也进到仓库里,手里拿着一个缸子,里面有饭菜。一位客人进来要结账,老板娘不让他结,好像是有其他人嘱咐过,不能让别人结账。那人走出去以后,又进来一个人,跟之前那人应该是同桌吃饭的,看样子跟老板娘很熟悉,老板娘跟他说了一下今天的菜单,也没人让那人结账,说晚会发到他的微信上。

那人看到老板娘缸子里的饭菜,“晚上不要吃太多,太油。”,老板娘:“我这一天都还没有吃饭。”,老板娘转头跟我们说那人是她的医生朋友,她自己有白血病,已经四年了,说要好好活着。那人走出以后,我们跟老板娘继续聊了几句,我好奇地问她,为什么要从贵阳搬到这个湖边的小村子。她只说她们一家都是打鱼的。那间仓库又让我想起我们家刚刚从东北搬到山东以后,爸妈开的那间餐馆。

结语

新疆的安检非常严格,重要的地方都设有检查站,你要把四个车窗落下,摘下帽子与眼镜。加油的时候,随车人员必须全部下车,只有司机能进入加油站,你在门口要刷一次身份证,并接受安检,在加油机加油的时候要再刷一次身份证 。如果在城市,进入商店也要接受安检。

城市、小镇、乡村都覆盖了 4G 信号。自驾路上,大部分地区都有 4G 信号,偶尔会没有,可能是电信没信号,也可能是移动没信号。一般开上十来分钟就会有信号了,所以基本不用担心网络问题。提前下载导航的离线地图,即使没有网络信号,也可以继续为你导航。

新疆的路都很好,不用担心车子的通过问题。不过要注意独库公路,每年只开放几个月,而且一但下雪或者遇到地质灾害会马上封路。

如果想多看到一点绿色,可以 8 月去。